十大被禁的污软件

药香弥漫的病房之内。

“还以为你不会再回真武学院了。”

叶青霜脸色依旧苍白,斜躺在床上,看着刚刚进门的顾辰。

“你我还有约定没有完成。”

顾辰平淡的道。

“想不到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姜弈格的下落应该知道了吧?”

叶青霜轻声道。

顾辰点了点头,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此次如果不是叶青霜,他大概会像前几批天庭派来的杀手一样,在真武学院一无所获,根本抓不住何方正。

叶青霜完成了与他的协议,而且还因此差点死了,顾辰决定按照约定,告诉她有关冥神宫的情报。

“这里是我剿灭冥神宫各堂口得到的一些情报,对你或许有用。”

顾辰将一叠资料递给了叶青霜。

清纯少女的忧郁写真

叶青霜接了过去,冷淡的道。“谢了。”

二人都没再说话,气氛一时有些沉闷尴尬。

顾辰是很冷漠的人,叶青霜也是。

虽然曾经是敌人,但顾辰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在某些方面,和自己有点像。

看着那张因重伤显得病态苍白的俏脸,想起少女昏迷中曾呢喃的名字,顾辰开口。

“冥神宫不是你可以应付的敌人,无论做什么事,你最好想清楚再行动。”

他冷淡的说完,转身离去。

“你和冥神宫也有深仇大恨吧?”

叶青霜突然道,顾辰的脚步不由得一顿。

“如果不是深仇大恨,你也不会将冥神宫的青州堂口部剿灭,明知那是将他们往死里得罪。”

“你不会停止行动,我也不会。因为血债,只能血偿!”

她一字一句道,语气无比坚定。

“那你最好变强一点,你太弱了。”

顾辰冷冷的道,随即推门离开。

“可恶!”

似是被顾辰那一句你太弱了刺激,他走后,叶青霜紧咬贝齿,美眸里流出了两行清泪。

“师父,我会变得更强的,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顾辰离开了叶青霜的居所,抬头仰望那星空,喃喃道。

“同是天涯沦落人。”

……

同一片星空下,离真武学院不远的一座小城。

“啊——”

“前辈,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门禁森严的府院之内,装饰豪华的房间中,突然传来少女惊恐欲绝,歇斯底里的叫声。

房间之中,有一具男性尸体赤身的倒在了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而尖叫的少女此时身上寸缕未遮,跪在一名黑袍人面前,使劲磕头。

少女长着一张狐媚脸,胸前规模庞大,横看成岭侧成峰,磕头之时波涛汹涌。

“你是朱一伦新交的女友,理应知道他死前都接触了谁。”

站在她面前的黑袍人无视着美妙的春光,声音里杀气毕露。

“前辈,你误会了!朱一伦那王八蛋为了别人早把我甩了,我与他没有半点关系呀!”

“再说了,他只是失踪,没听说他死了啊!”

凌潇潇哭得梨花带雨,感觉自己最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那一日朱一伦为了那小小的管事当众扇她耳光,使得她在学院里颜面扫地,几乎快混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找了个学院外的新男友,出手阔气大方,今晚两人正在鱼水之欢时,岂料这个黑衣人突然就跑出来了。

他一掌就把自己的新男友给毙掉了,分明是长生境的王者实力,吓得她花容失色,只能跪地求饶。

“哼,老夫要知道朱一伦死前几天的所有动态,他都与哪些人接触过,如果你回答不出来,你就陪他一起去死吧!”

黑袍人目光阴森,手抬了起来。

“不要,不要!”

凌潇潇一时尖叫连连,疯狂的往后爬去,露出一个雪白的,晃呀晃的。

黑袍人跟在后头,身上的冥雀图案格外显目,掌刀就要劈落!

“别,别,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一掌就快要击中自己天灵盖的时候,凌潇潇尖声道,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陈管事!”

黑袍人的动作曳然而止,一双嗜血的眼眸眯了起来。“陈管事是谁?”

“那一天朱一伦为了学院书藏楼的一名小小管事打了我,他对他毕恭毕敬的,若说他死前和谁在一起,一定就是他!”

凌潇潇急切的道。

“书藏楼的小管事?他叫什么名字?”

黑袍人目光闪烁。

“他姓陈!名字我不太记得了。”

凌潇潇为难的道。

“他可是叫陈古?”

黑袍人问道。

“对!对!好像是这个名字!”

凌潇潇点头如捣蒜。

“终于找到你了。”

黑袍人得到确认,嘴角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森然笑容。

“敢将老夫苦心经营的十一处堂口部摧毁,令老夫成为整个黑暗世界的笑话。陈古,不把你碎尸万段,老夫岂能善罢甘休?”

他身上杀气之盛,令周围温度急速骤降,凌潇潇双手捂着胸口,忍不住颤颤发抖。

“他眼下可还在真武学院里?”

黑袍人冷漠的问道。

“在的,应该在的。”

凌潇潇连忙道。

“老夫给你一个任务,去把他给我带来。只要你能把人带来,老夫就饶你一命。”

黑袍人思索后道。

真武学院高手如云,戒备森严,饶是他这等长生境王者,也不敢在里面造次。

最好是将对方引出学院,那样他就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报仇。

“前……前辈,恐怕他不会听我的离开学院呀。”

凌潇潇怯弱的道。

“哼,你这副皮囊是用来干嘛的?略施点美人计,他还不上钩吗?”

黑袍人瞥了一眼凌潇潇傲人的身材,道。

“可是,可是他与我有仇,对我定有防范。”

凌潇潇解释道,脸色苍白。

“哼,没用的东西!算了,我自己来好了!”

黑袍人一双眼睛里陡然射出了两道精芒。

轰——

只见从他体内竟然涌出了一团黑雾,犹如触手般包裹了凌潇潇。

凌潇潇起初还挣扎了几下,但很快失去反抗能力,竟然光着身子飘在了半空中。

一缕缕黑雾顺着她洁白的肌肤钻入了她的体内,尤其是她的脑海。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凌潇潇双脚落地,一双眼眸里幽芒闪烁,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