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一多大秀

眼见二人愈演愈烈,有再次大打出手的趋势,慕容复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急忙闪身来到二女中间,“我说二位年纪也都不小了,能不能不吵。”

“你闭嘴!”

“滚!”

慕容复一句话仿佛点燃了两个**桶,二女瞬间爆发,同时朝他骂道。

慕容复讪讪一笑,他倒是忘了,这两个女人这般年纪,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年龄问题,他这句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一时间屋中气氛颇为尴尬。

无奈,慕容复从怀中掏出七宝指环,随即走到主座前,一把推开李秋水,大刺刺的坐下去,“两位,这指环代表了我师父,你们要打要杀尽管继续。”

二女均是一愣,彼此对视一眼,脸色渐渐平缓下来。

慕容复这才开口道,“这就是了,你们也不想想,当初我师父遭逢大难,他宁愿躲在珍珑棋谷,也不愿来找你们寻求帮助,还不是不愿看你们斗个你死我活,人这一生不过百年,你们还有多少时日可以斗下去。”

“哼,不用你这臭小子来说教。”天山童姥面色微红,悻悻哼了一声。

而李秋水目光流转,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娇笑道,“掌教至尊说什么便是什么,人家依你便是,不过万一师姐要害我,你可得保护人家哦。”

“真是个妖精。”慕容复心中腹诽,不禁泛起一个怪异的念头,无论是李青萝还是王语嫣,都是大家闺秀,端庄高贵,怎么李秋水竟会如此离谱?

当然,这话他自然不敢明说,口中问道,“二位师叔师伯,此事就此揭过,说说你们找我来做什么吧?”

日系小清新美少女闪闪电眼皮肤水嫩私房写真图片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师姐突然来到人家这里,人家不大放心,特请掌教过来坐镇一二。”李秋水似笑非笑的说道。

慕容复深深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她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难道天山童姥先到李秋水这里来,真的是想偷袭她不成?

想到这不由狐疑的看向天山童姥。

“哼,以我如今的功力,对付你还用得着偷袭么?”天山童姥面露不屑之色,犹豫了下还是说道,“我听说掌教在这小小的西夏王城里遇到不少烦心事,多半是有人暗中搞鬼,便先到这来看看了。”

闻得此言,李秋水神色骤然一冷,“怎么,你怀疑我?”

天山童姥不置可否,意有所指的说道,“谁做的心里有数。”

“你……”

眼见二人关系又冷了下去,慕容复急忙出手打断二人,“好了,我相信李师叔不会害我的,过去的事且不说,这次灵鹫宫来了多少人?”

最后一句话却是朝天山童姥说的。

天生童姥沉默了下,终是叹道,“前方战事吃紧,灵鹫宫九天九部悉数派了出去,已经无人可派了。”

“原来如此!”慕容复心中暗道一声,难怪天山童姥会亲自过来,原来是灵鹫宫里没人了,不由心头微暖,歉意道,“其实师伯只要传信说一声就行了,不必亲自过来的,缥缈峰是灵鹫宫的根基所在,不容有失。”

“其中轻重我岂会不知,不过相较之下,你才是逍遥派的根本。”天山童姥淡淡说道。

“咦,师姐,没想到你也会有关心人的时候。”李秋水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物事,盯着天山童姥看个不停。

天山童姥被她看得脸颊微热,狠狠瞪了她一眼,“我就是怕某些人狼子野心,妄想谋夺掌教大位。”

“切,人家才不稀罕呢,区区一个江湖门派掌门,哪有小妹现在的位置舒服。”李秋水不屑道。

看着这二女不出三句话便要开吵,慕容复顿时头都大了,立即扬了扬手中的七宝指环,肃然道,“逍遥派二护法听令。”

“属下在。”二女先是一愣,随即立即躬身。

“今后不准你们在攻击彼此,无论是言语攻击还是武力攻击,一旦被本座发现,各赏五十大板。”慕容复脸上威严之色一闪而逝,认真道。

此言一出,二女均是怔了一下,随即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闷声道,“知道了。”

慕容复神色微缓,虽然知道这样估计也起不了多少作用,二女多年的恩怨早就算不清了,但总该会收敛一二。

话锋一转,他朝李秋水问道,“师叔,你且说说清露招婿是怎么回事,我听说西夏王准备将其许给某一国的王子?”

李秋水闻言神色微变,但马上又闪过一丝恍然,苦笑道,“确有此事,其实这几日各国使臣明争暗斗,不断增加筹码,以图说服祚儿将清露下嫁。”

“哼!”慕容复脸色微沉,“此事为何不早点告诉我?莫非你也有什么别的心思不成?”

这句话他早就想问了,之所以现在才问出来,正是因为有了天山童姥在身边,他不怕李秋水翻脸。

天山童姥见慕容复神色变化,稍一寻思便心中了然,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挡在慕容复身前。

相较之下,慕容复与天山童姥的关系明显比李秋水深一些。

李秋水见此一幕,哪里还不明白慕容复的想法,没由来的,心中竟是有点不是滋味,默然片刻,终是说道,“祚儿总归叫我一声‘母后’,他也有他的难处,我不可能真坐视不管的。”

慕容复脸上神情不变,淡淡道,“那我也就明说了,清露之事,我可以不与他计较,今后他如果肯出兵抵挡蒙古兵锋,将来慕容家的天下有他一份,如果他还与蒙古纠缠不休,或是做个墙头草,那么,我不介意扶植一个傀儡皇帝出来。”

“真要如此么?”李秋水似乎知道李谅祚是个什么德性,一时间苦笑不已。

“你觉得我像是在说笑么?”慕容复神色更冷了几分,说真的,跟女人比心机,真是一件很累的事,尤其是一个老女人,如今他不想再拖延下去了,必须逼李秋水做出一个明确选择。

李秋水沉吟片刻,忽然说出一句令慕容复颇感意外的话来,“慕容家的实力,与其余诸国相比,如何?”

慕容复一愣,犹豫半晌,终是说道,“太多的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我只能说,比金、宋、清几国都略强一些,至于蒙古大元,我了解不多,但肯定不会相差多少。”

“哦?”李秋水美目微微一亮,但还是问道,“此言可真?你不会空口白牙想要我相信你吧?”

慕容复脸色阴晴不定一阵,“也罢,你也不是外人,告诉你也无妨,如今慕容家暗地里拥兵四十万,预备兵员二十万,一旦起事,可在短时间内召集近八十万大军。”

“才四十万?”李秋水一双美目瞪得老大,随即冷笑一声,“我还以为至少也有六七十万了。”

她是真的有点吃惊,像西夏这等小国,拥有的成军都超过五十万了,如果遇到战事,还可再增加一些,慕容复先前口气大得出奇,还以为怎么也比西夏多才是。

慕容复立即便看出其心思,老脸微微一红,忍不住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慕容家没有封地,能在暗中积蓄起这股力量已经极其不易了,待起事之后,有了固定兵源地,自然不止这个数量。”

其实这个问题也是他目前最头疼的问题,慕容家根基薄弱,没有封地,自然谈不上什么固定兵源了,若不是此前他走南闯北,谋下神龙岛、侠客岛、王屋山等诸多地盘,恐怕四十万都凑不出来。

李秋水犹豫了下,试探道,“若只是这点实力的话,染指天下恐怕还远远不够。”

“自然不可能只有这点实力。”慕容复自得一笑,看向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立即会意,“师妹还不知道吧,其实大名鼎鼎的水晶宫、血影殿、天下楼等,都是这小子麾下组织,若论富足,只怕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他更有钱的人来了。”

“什么?水晶宫和血影殿都是你的?”李秋水登时吃了一惊。

“不错。”慕容复干脆的承认下来,至于黑木崖,侠客岛以及正在兴建的北天剑宗等势力,就连天山童姥也不知道,他自然也没有想过说出来,不管任何时候,还是留点底牌比较好。

李秋水沉思良久,忽的噗嗤一笑,柔弱楚楚的看着慕容复,“如果今天我不做出符合你心意的选择,是不是就走不出长乐宫的大门了?”

慕容复怔了一下,默然点头。

“哼,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李秋水似娇似嗔的瞪了他一眼,幽怨无比的叹了口气,“唉,谁叫人家珍惜小命呢,跟了你也无妨,只盼你以后对人家好一点。”

慕容复无语,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惹人遐想,现在是在讨论造反大事好不好。

“哼,算你识相。”天山童姥瞥了李秋水一眼,似是松了一口大气。

多年的恩怨,原本是恨不得杀了对方的,但经过慕容复有意无意的化解,现在的她对这个师妹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可真要出手杀她时,竟会有丝丝不忍。

慕容复见李秋水作出最终抉择,心中自是高兴,转眼间喜笑颜开,“师叔能下此决心,当真是明智之极,不过师叔可有办法左右西夏王的决策?”

李秋水白了他一眼,“放心吧,别看师叔我久居深宫,但在朝堂上,还是说得上话的,不过你也要记得你的承诺,将来不可真害了祚儿。”